“你相不相信这世界上有诅咒这回事?世世代代沿着家族血脉传下去的那种?”海芋小姐似笑非笑的看向我,手指无意识的敲到了膝盖上的淤青,立刻疼得咧了下嘴。

“我从小就发誓,这样的恶性循环一定要到我为止,所以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跟他分开的。”她叹一口气,“你给我推荐几本书吧,他喜欢知书达理的女人,虽然我现在不够好,但是一直努力的话,总有一天他会爱上我的,对吧?”

那灼灼的眼神直勾勾地望过来,好像快溺死的人看见远处漂来的一根稻草。

海芋小姐的他,是家里人安排的相亲对象。那段时间她很是神出鬼没了一阵,等到重新出现的时候,就已经从战战兢兢的“单身狗”,摇身一变成了有主的一朵名花。
“他当时真的对我很好的”,她第一百零一次强调:“他给我送便当送花,陪我看韩剧逛街聊天,停电的时候一边在电话里陪我聊天,一边冒着大雨到我家帮我修保险丝,真的是全世界最好的男朋友。”

当然最让海芋小姐感动的,还是那个下着雪的冬日,他在她的办公楼下面等着她加班一直到七点,雪花纷纷扬扬的落了一身。

“看到他那一刻,我真的确定他是爱我的,他一定就是那个我在等着的人,一定是。”我记得她当初言笑晏晏,甜蜜而又信誓旦旦的样子。

可是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海芋小姐那“世界上最好的男朋友”逐渐开始显露原型,从一开始的夜夜笙歌不归宿,到逐渐趾高气昂的当众指责她的愚笨老实,或是在她提出意见的时候凶神恶煞的反驳,直到海芋小姐的胳膊上逐渐开始出现莫名的淤青和被明显能看到用力掐出的掌印。

聚会时听完海芋小姐的讲述,终于一个火爆脾气的姑娘忍不住拍案而起:“你又不是嫁不出去,跟这种人渣浪费什么时间?”

海芋小姐看向那姑娘的眼神像是什么洪水猛兽,“我知道他是爱我的,他就是脾气差了点,可是有时候他真的对我特别体贴,主动帮我洗衣服做家务,陪我去我喜欢的馆子吃饭。他平时工作辛苦,压力大,我能理解。”

“压力再大也不能动手啊,什么人品。”她小心翼翼的拉了拉裙摆,遮住小腿上被踢出的一块青紫,露出一个勉强而隐忍的笑容,“谁家夫妻还没个磕磕碰碰,等今后有了孩子,他有了约束,肯定会好一点的。”

言尽于此没人再劝,而海芋小姐自欺欺人的絮絮回忆着那曾经甜蜜的一小段恋爱时光,也没人再去接口。

我曾经在某个半夜接到她泣不成声的电话。

“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做,该怎么做可以挽回他的心?”她的声音凄凉的像荒野落着的一场大雪,“从我太奶奶那辈开始,我们家四代都没有过一场完整的婚姻。我只是想打破这个诅咒而已,证明给所有人看,只要努力是可以挽救一场爱情的。”

“我只不过是想要抓住自己的幸福而已,怎么就这么难?难道不幸过的人,真的就不配拥有幸福吗?”她问我,歇斯底里。
听起来真的好像一场带着轮回的诅咒,幸福的人会一直幸福下去,而不幸的人却很少能够打破悲剧的魔咒。

《笑傲江湖》里,有个叫林平之的角色,放到现代的眼光来看,在感情上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渣男。当然,他本身是一个可怜人,年少时的一场见义勇为引发了一场蓄谋已久的灭门,父母被擒凌虐致死,家业损毁一无所有,忍辱偷生的想要报仇,却先是被外号“塞北明驼”的木高峰强迫,然后又落进了道貌岸然的岳不群手里。

直到最后习练辟邪剑法挥刀自宫变得不男不女,然后又中了毒液双目失明,简直可谓是集天下的大不幸于一身。

他是否有过可以走进幸福的机会?

或许只有那么一次,在他跟马车中像岳灵珊坦白一切的时候,她不仅不责备,反而委屈求全百般陈明心迹,就连知道他自宫的事实之后,岳灵珊依然坚持,“我对你一片心意始终如一…咱们总得先找个地方暂避一时,让爹爹找不到。”

若是林平之能够应允,虽跟称霸武林再无缘分,可至少也已经报了家仇雪恨,跟美貌伶俐的岳灵珊退隐江湖做一对神仙眷侣,像太祖林远图一样收养个义子以享天伦之乐,未必不是一个反转命运的大好结局。

可他却将岳灵珊一脚踢下马车怒骂不止,为了取信左冷禅干脆将她一剑杀死。最后让自己落得个被囚禁西湖牢底孤独终老。
他不是没有任何幸福的机会,只是这机会早已被他亲手杀死。

为什么越是不幸的人,反而越难拥有幸福?

跟诅咒无关,跟宿命无关。不幸塑造了人的性格,而这样的性格又会衍生出更多的不幸。将自己牢牢捆绑进一个绝望的恶性循环。

这些人是在不幸中生活了太久,以至于已经不知道“幸福”的真正模样和去追求,把握幸福的方法。一面坐等看着快乐,开心,自由等等的美好日渐远去,一边抓着自己镜花水月的想象拼命自我催眠。

他们无法摆脱过往的束缚,以为失去就是死局。

他们无法说服自己去相信从未有拥过的东西,不相信爱,也很难相信自己。

不懂自由而松散的恋爱比委曲求全的隐忍更让人痛快,不相信一份空头支票般婚姻带给人的痛苦,比一切孤独都更消耗自己的生命。

不知道被爱是什么感觉,所以甘愿做幻想的俘虏,偏执的用残存的一丝蛛丝马迹来告诉自己“所有人都是虚情假意,我不能相信任何人。”

不知道去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所以用责任的捆绑和一味的隐忍去维护一份千疮百孔的婚姻, 还固执的以为自己可以创造出爱的奇迹。

不知道有一个人可以信任是多么无上的美好,用怀疑和冷漠将所有人推走,一步步让自己众叛亲离。

很多家暴事件中很多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晚期的女性,不仅对丈夫的拳脚相加逆来顺受,甚至还会对想要援助的人投去愤怒而警惕的眼光,“你是不是想拆散我的家庭?让我一辈子都不能幸福?”

你看,“不幸”这件事最可怕的,并不是任何肉体上的疼痛和不堪回首的回忆。

陷入不幸之中太久,会让人迷失自己,逐渐轻视自己的存在,忘记自己的感受。心甘情愿的以自我毁灭的姿态出现在所有人面前,更轻易朝着错误的方向用力过猛,又自欺欺人的说服自己不要回头。

他们一边造就着自己的不幸,一边抱怨着自己的不幸。期待着有某种神奇的力量从天而降,将一切的不美好都拿走换成幸福。

而走出不幸的第一步,不是盲目的努力,也不是一味的接受。而是要清楚判断自己的处境,坦诚面对自己的感受。

因为一个人,永远也不可能走进一个他以为自己“已经在”的地方。除非他先离开虚假的幻象泥潭,才有可能向幸福前行。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