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有了淡泊之心,就不会为尘俗所迷,为物欲所困,为诱惑所动。也才会心境明净,不容尘埃。凡事不必太在意,更不需去强求,就让一切随缘。人生,就是一种糊涂,一份模糊,说懂不懂,说清不清,糊里糊涂,含含糊糊。看清了麻烦,看懂了伤感。世上之事,太过难缠,世上之人,喜欢纠缠。看不清,一种轻松,人生看不惯的东西真多,看清看懂全是自找伤心。生活中,真正的聪明人都是懂得糊涂的。中国人喜欢“难得糊涂”,把它作为人生座右铭的大有人在,可见糊涂人生并不易得。人一旦把这种人生当作一种境界,必然有脱尘超俗之处。

不要去担忧,不要去埋怨,不要去憎恨。糊涂一点,人会舒服一点,活得糊涂一点,有利于健康。古人云:“聪明有大小之分,糊涂有真假之分,所谓小聪明大糊涂是真糊涂假智慧。而大聪明小糊涂乃假糊涂真智慧。所谓做人难得糊涂,正是把自己的聪明智慧隐藏于难得的糊涂之中。”在这个世上只要懂得生存之道的人,就明白什么是糊涂;糊涂也有真糊涂,有的人是装糊涂。难得糊涂但不是永远糊涂,活人不可能什么时候都是清醒的,但也不可能什么时候都糊涂。活的太清醒了太累,活的太糊涂了太傻,所以必要时的糊涂也是必须的。

糊涂人生的糊涂并不那么简单。跋涉于生命之旅,我们有限的视野,如果不肯错过眼前的一些景色,那么可能错过的就是前方更迷人的景色,只有那些善于舍弃的人,才会欣赏到真正的美景。淡泊不是安贫乐道,淡泊不是因循守旧不思进取,而是为人处世的人生情怀,是人生的一种潇洒,又是一种令人向往的人生至诚境界。郑板桥的“难得糊涂”就是这个道理吧。其实,糊涂的人是真快乐,快乐的人是真糊涂。太把自己看成一碟菜,太把自己看成一回事,太想维护自己的尊严和虚荣,其结果,就是处处碰壁,时时受挫。只要放下我,心灵永远不会受到伤害。自我尽失心旷神怡,放下我,放下我执,放下我见,前方一马平川风平浪静。

对于糊涂二字,确实是智者见智,仁者见仁,很难说得清楚。在生活中,真正的聪明人,遇到任何事绝不自作聪明。这样的人心知肚明,才活得安全活得自在。古往今来的无数圣贤者,当他们参悟人生后,均找到了人生的生活真谛,即明白了糊涂。例如孔子发现了糊涂,取名中庸;老子发现了糊涂,取名无为;庄子发现了糊涂,取名逍遥;墨子发现了糊涂,取名非攻;如来发现了糊涂,取名忘我;渊明发现了糊涂,取名望言;板桥发现了糊涂,取名糊涂;胡总发现了糊涂,取名和谐。糊涂难得,源于明白太难;和谐难得,源于取得太难。

有时,生活就是一种妥协,一种忍让,一种迁就。归根结底,人生就是糊里糊涂地来,糊里糊涂地去,中间做了个糊里糊涂的梦。多彩的生活,既有阳光明媚,也有倾盆大雨。据说,美国作家马克·吐温就对自己的身世很糊涂,经常搞得稀里糊涂。事情是这样的:马克.吐温出生时是双胞胎;他和他的双胞胎之弟长相一模一样,连他们的母亲也分辨不出来。有一天,保姆替他们洗澡时,其中一个不小心跌入浴缸淹死了,没有人知道淹死的究竟是双胞胎中的哪一个。所以马克·吐温为此经常感到困惑。他说:“最叫人伤心的就在这里。每个人都以为我是那个活下来的人,其实我不是。活下来的是我弟弟,那个淹死的人是我。”这真是够糊涂的了。当然,这只是一种幽默,而不是人生。

强硬有强硬的好处,忍让有忍让的优势,任何时候,都需要我们审时度势,适宜而为。妥协不一定全是软弱,忍让不一定就是无能,和为贵,有时迁就忍让也是一种智慧。有时候,只需要糊涂一下,便能一切顺理成章,水到渠成。偏偏一切要探个究竟,问个明白,于是,曲终人散,留下一人看客,凄风苦雨,得不赏失。坦坦荡荡做人,诚诚恳恳做事,这样你会感觉很轻松;因为你没做过亏心事,所以也就很坦然。人,别让自己活在虚伪中,别让自己失去自我,那样你会很活得累。因为,一切的虚伪都逃不过时间的涤荡,所有的遮掩终会被戳穿。一个坦荡真诚的人的成本其实是最小的,坦荡的人活得最轻松!

人生就是道场,活着就是一种修行。你把内心修成什么样,你就会拥有什么样的人生。糊涂是一种境界,意味着人懂得了未知和朦胧,进入了一种“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探索阶段。古人所说的:“智,莫大于阙疑”,“于不疑处有疑方是进矣”。所谓“入道弥深,所见弥大”是也。俗语说:“大智若愚。”糊涂是一种大智慧,它不是昏庸,不是傻冒,不是愚昧;相反,它是一种气度,一种修养,一种智慧。古人说:“水至清则无鱼。”世上有些事情必须是非确凿,泾渭分明,而有些事情却不必过分顶真,甚至还需装点糊涂。人生就似这样,精彩不多,辉煌很少,你的无奈会在微笑中渐渐淡去,你的平凡会在简单宁静中绽放自信的光芒,“糊涂!方为大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