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撑着油纸伞走在雨巷里,雨点落在地上溅起一点点碎花,淋湿了他的灰布鞋。

时间无声无息伴着雨水飘洒了很长时间,绵长的愁绪在开着窗的女孩脸上蔓延,她望着雨水发呆,水汽慢慢浸染到她单薄的身体上,浸透到她单纯的思绪里,把她带到这雨季深刻的记忆中。

他在油纸伞下保持一方安静,雨水落在伞上啪啪作响,像一曲单调的曲调,把他带入内心的安静中,渐渐的凉意贴近肌肤,他保持步调的轻缓,与雨声的滴落一致,进行一次旅行,南国的雨季中。

女孩的心思是细腻的,豆蔻的年华美梦是轻盈的,闪亮的曈光落在撑油纸伞人的身上,斑驳的墙壁与那人的粗布长衫融入在一种色调中。那人的脸颊被油纸伞遮挡,只能看到他轻缓的脚步踩踏在雨水中,粗布鞋不时被溅起的水花遮掩,绿蔷薇在他身边编织成一条线蔓延到他旁边的墙上,慢慢被雨水遮掩在雨雾朦胧中。

他看不清前方的道路,但他很熟悉这条雨雾中的小巷,雨水蔓延在每条巷子中,他走过一条条小巷,蜿蜒的流水哗啦啦的流过他熟悉的这些地方,编制着这个季节他模糊的或深刻的记忆,他抬头透过油脂伞的边沿仰望朦朦的天空,看到爬在窗台的她,清秀的面孔,乌黑的亮发。

她看到他抬起了头,看到他瞥了她一眼后又把头埋在了雨伞下,灰色的布衫成了她目光中的全部。

他埋头走路,忘记了刚才的心颤一瞥,那也不过是道风景,混同在南国雨季风景中,很快会被忘记,雨水飘飘洒洒,凉风飒沓而至,走着脚下的路,他们彼此在南国的雨幕中成为风景。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